神秘保镖落魄千金池蜜欢墨钧赫(十点听风)全本小说

虐心指数五颗星的佳作《神秘保镖落魄千金》小说是金牌大神十点听风 所撰写,本故事主角有池蜜欢墨钧赫,小说内容详情为:公寓里又安静的下来。池欢翻了个身,抱着身下柔软的被褥,她睁开眼,然后又闭上了,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第二天早上。阴雨连绵,没拉窗帘的卧室也显得阴沁沁的。池欢扶着脑袋起来,有些头疼,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,一想到自己没洗澡就睡了,没什么味道也能被她闻出馊味。起床,去浴室放水洗了个舒

神秘保镖落魄千金池蜜欢墨钧赫(十点听风)全本小说

:取消婚礼

墨时谦神色未变,薄唇吐出两个字,“理由?”

“因为我是明星,你跟大明星在一起所以地下情,还需要别的理由吗?而且我前脚取消跟莫西故的婚礼,后脚就有了男朋友,而且还是你……别人怎么看我?”

毫无疑问,看上去就像是她跟贴身保镖私情已久。

何况……墨时谦男色过人,说她跟他私通,还真挺有说服力的。

男人淡淡的笑,“听起来,像是不小的牺牲。”

池欢拧眉看着男人英俊的侧颜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让我见人,只能偷偷摸摸,身为男人,我觉得很委屈。”

说是说委屈,他轮廓的线条并没有什么波动,仍然是很淡漠的气息,仿佛只是低醇的陈述。

“你早上才说的只要我想,只要你能的。”

“我可以答应继续以你保镖的身份出现在其他人面前。”

池欢有些气恼的道,“你难道又想跟我提条件?”

男人的嗓音很低,低得像是敲打在她的心弦上,“每周一晚,你在床上听我的话。”

他说的寻常,池欢白皙的脸蛋顿时红得能滴血,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,要不是他在开车,依着她平常的脾气她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。

她恼道,“墨时谦,我知道男人有一半的脑袋长在下面,你能不能稍微的掩饰一下你的龌龊?”

女人恼怒,墨时谦气定神闲的很,淡笑着道,“在人前,你是女王我是保镖,人后,你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我得伺候你,难道在床上你还想骑我身上?”

他侧首盯着她,深眸蓄着笑,“我看上去,像是这么能受委屈的男人?”

池欢,“……”

她以前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,很清心寡欲?

她要很努力才能平复呼吸,但脸上的滚烫始终无法褪去,“我之前都答应你的条件了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变态的嗜好?”

“暂时没有。”

她眼睛瞪大,“那你想要我听你什么话?”

男人微微扯唇,仍是笑的清淡,好像他是在说什么很正经的事情,而不是这种下流话,“我不会弄伤你,也保证你会舒服,嗯?”

池欢,“……”

她死死的咬着唇,胸口怒意翻腾。

她把脸撇到车窗外,没说行也没说不行,不过墨时谦清楚她是暂时妥协了。

等他们赶到的时候,因为池欢换衣服化妆墨迹了不短的时间,距离发布会开始已经只有十分钟左右了。

当法拉利停在教堂外的停车坪,墨时谦替她拉开车门她下车时,脸色已经不是刚才在车上的那样,精致的五官平静得冷艳。

“我不从前面走,你带我从直接去后台。”

她也没问墨时谦知不知道在哪里,但她这么说,他就只说了个好。

一路通畅,甚至有保安避免了她的出现会被眼尖的记者或者其他人发现,十分顺畅的到了教堂后面准备入场的地方。

莫西故在人群中鹤立鸡群,一眼就能看到。

最先发现池欢的是他身边的秘书,看到她先是一怔,随即有些慌乱的扯了扯男人的西装衣袖。

莫西故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剪裁修身,矜贵优雅,他微微垂眸,仿佛若有所思,俊美的脸阴郁甚至疲倦,甚至有些心烦意乱的味道。

秘书跟他说了一句话后,他就立即抬头朝她看了过来。

池欢在他面前窜了有四年,她长什么样子他闭着眼睛都能看出来,但这一眼看过去,莫名生出了几分说不出的惊艳,让他微微一悸。

她穿着一件过膝的红色大衣,如海藻般的长发拢在黑色的围巾里,下面踩着一双同样是黑色的高跟短靴。

一如她一贯在媒体面前的形象,精致明艳,张扬得高高在上。

她身后也仍站着高大挺拔的俊美男人。

池欢走到他的面前,仰起精致俏美的一张脸,脸上漾着笑,少见的寡淡意味。

莫西故低头看着她,喉结滚动了一下,哑着嗓音开口,“池欢,抱歉。”

她会来不在他的计划中,但也不在预料外。

“临时取消婚礼,是吗?”

他看着她,眼神愈发复杂,但还是点点头,沉而哑的道,“我会跟所有人说,取消婚礼是我单方面的过错。”

她轻笑了下,口齿清晰,“因为你跟苏雅冰上一床了?”

这句话听到的人不多,池欢身后的墨时谦,莫西故身旁的秘书,前者面无表情,后者微微一惊,但也没说什么。

莫西故盯着她笑得轻而肆意的脸,从最初的微微一震,到皱眉,最后冷下了脸,“池欢,”他的声音冷静得冷漠,“这件事是我的错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你怎么样怪我恨我都行,跟她没有关系,你别为难她……”

最后一句话沉而冷酷,“也不要在媒体面前说她任何一句。”

她等着他说完,然后轻描淡写的笑道,“凭什么呢?”

莫西故脸色一沉,抬手就要扣上她的肩膀。

但手指还没碰到她的衣料,就被截住了,淡淡的嗓音自她身后响起,“莫少。”

他只说了两个字,但意味不言而喻。

池欢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走上去接过女工作人员进来想拿给莫西故的无线麦克风,转过头看向他,红唇撩起,“婚,是我非要结的,所以要取消,也轮不到你。”

说罢转身直接走向教堂,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,没有莫西故的命令,他们也不敢擅自阻止池欢,毕竟她也不是好惹的人物。

莫西故脸色难看的要追上去,被男人扣住了手臂,清冷淡漠的道,“莫少,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,你也不要去让它发生。”

他回头看向说话的男人,在他清冽淡漠的眉眼中看到一层薄薄的嘲弄。

池欢手握着话筒,径直走到了原本要宣读誓词的十字架下,将话筒举到唇前,“我只宣布一件事,不回答任何问题,所以各位记者朋友听着就好。”

下面立即一阵骚动,议论。

她化着精致的妆容,红衣明艳,握着话筒,红唇漾着接近社交的淡笑,“如你们所知,我之前追求莫先生四年,他在一个月前答应我的追求,但这一个月来我们相处得很不愉快,彼此都认为不是各自的良人,所以决定及时刹车,取消婚礼。”

神秘保镖落魄千金相关小说

为您推荐